伟德国际烂番茄100%、零差评现象级神剧强势回归

作者: 影视资讯  发布:2018-05-04

  卡蕾·措科改编自女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写于1984年的同名反乌托邦小说,2017年4月26日,第一季在美国流网站Hulu上首播,广受好评。

  这样的信心可不是盲目乐观。极具寓言属性的原著给《使女的故事》带来了某种神迹,一便占领了美剧的半壁江山。

  说它是现象级毫不过誉,《使女的故事》是去年美国电视剧最高项艾美的最大赢家,一举囊括了最佳剧集、最佳女主、最佳女配、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等重要项。

  它同样也拿到了今年金球的最佳剧情类剧集、最佳女主,电视评论家协会(TCA Awards)的「年度最佳剧集」,并在美国导演工会、编剧工会、制片工会、剪辑工会这一系列代表美国价值观、褒美国电视电影工业体系匠人的项中均有斩获。

  《使女的故事》各大电视项,它的对手是谁呢?绝非弱鸡:《西部世界》、《我们这一天》、《王冠》、《大小谎言》、《怪奇物语》…个个来头都不小。

  万众瞩目的第二季烂番茄口碑已开,延续了第一季的势头,烂番茄35连鲜开局,新鲜度100%,MetaCritic均分88。

  玛格丽特的小说内容基本在第一季中展现完毕,新一季将在原著的设定上进行扩写,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会参与到第二季的编剧工作中,确保内容和思想上的一致性和持续性。

  第二季扩大了版图,会展现上一季未曾深度涉及的殖民地全貌;同时这一季也增加了集数,由10集扩增到13集。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6岁开始写诗和戏剧编剧,16岁决定当一名职业作家。她在大学学写作,后在哈佛取得英文硕士学位并读博,研究「英语中形而上的浪漫」。

  有传闻是玛格丽特本人很可能是女清玛丽·韦伯斯特的后代,这位女清被施行巫术,伟德国际却幸存于绞刑。

  这项在努力争取性别平等、生育权、堕胎、避孕、离婚、工作权等,并试图让社会关注家庭及婚内等议题(这些议题放在当下的中国依然没有过时)。

  倘若在不远的未来,保守主义占领了上风,不仅消弥了女权运动带来的既有进步,甚至让女性完全臣服于男性,会是怎样?

  1984年春,身居西,还被墙包围的她终于决心动笔。自中学以来广泛涉猎科幻小说、乌托邦/反乌托邦小说的她,不再回避,开始架墨自己第一部反乌托邦作品。

  在近未来的美国,核战带来的污染导致全世界范围生育率跌至谷底,许多地区多年没有新生儿降生,情绪开始蔓延。

  一个基于教的趁机发动军事,武装占领了部分美国国土,成立了政教合一的基列国(Gilead)。不再受用,《圣经》成为解释和一切的。

  这个教极权鼓吹通过回归传统来。回归传统当然不仅指端庄的衣着、严格的规范、降低碳排放量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种族繁衍。

  所有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变成身着血色斗篷、头戴雪色双翼遮帽的使女,她们被了工作和财产,阅读、与人随意交流、出行。

  使女的唯一就是在每月的排卵期,与主教和主教夫人共同完成「受精仪式」,其实就是明目张胆的定时。

  拉结见自己不给雅各生子,就嫉妒她姐姐,对雅各说,你给我孩子,不然我就去死。雅各对拉结生气,说,叫你不生育的是,我岂能代替他做主呢?拉结说,有吾的使女辟拉在这里,你可以与她,使她生子在我膝下,我便靠她也得孩子。

  为了神圣化整个「仪式」,在之后,主教受精时要求不带,无关肌肤不得裸露,并在主教夫人膝下完成交合。

  如有,有的实行割礼,有的挖去眼睛,或者互相施以石刑,再不济送去殖民地,在辐射里。

  使女的红色象征诞子的出血,是生育和性能力的标志(白色遮帽是为了使女视线,必须转向正面才能见到对方);

  使女要遵从的命名系统,自己原本的名字被抛弃,变成由前缀「Of」+主教的名字,易主之后名字相应更替。

  在高度军事化的布布妮人民国里,女性拥有极大的,是社会阶级的,拥有军队,可以发动战争。

  而男性要穿斗篷带头巾,煮粥家里。所有未婚男人的愿望都是嫁给者的女儿。人生三件大事:「结婚、喝粥、向圣马」。

  影片戏谑荒诞,有所指的力度,可谓叹为观止。但在插科打诨之后,在嬉皮笑脸之后,除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严肃性便所剩无几了。

  我写作有一个规矩,就是我书里的每一个情节,它不能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不管是科技也好,什么也好。我的书里没有虚构的物品、虚构的法律、虚构的。

  1935年的出生率降低,大量金发碧眼女孩,其为军官生孩子,以达血统纯正、种族优生的目的。

  而将受精在中世纪欧洲也可考据,出于禁欲主义考量,特制衣服供人交合,身体其他部分不产生任何接触。

  的「命名」,思跟目前普遍使用的父姓系统有太多差别?美国日本仍然保留冠夫姓的规则,中国子女也有冠父姓的约定俗成。

  割礼在ISIS世界里广泛存在;集体、奴隶交易、焚书、同性恋在历史上很多地区都发生过;美国的摩门教依然保留着一夫多妻的制度;军事武装、教极权、残罚在非洲和中东一些国家依然盛行。

  1970年法国终结父权制(父亲可做一切法律决定),1975年美国女性有权拥有信用卡,1984年已婚妇女可自主提起诉讼(不需要丈夫允许),1997年将切割女性生殖器视为犯罪…

  正如剧里所说,每个学拉丁语的孩子都知道的笑话:「Nolite te bastardes carborundorum」(意为「不要被打垮」,或可翻译为「别让那些杂种骑在你头上」)。

  使女们构成的名叫「五月」(Mayday)的反叛军,在反对特朗普的人眼中,有了更深的含义。

  随着Women’s March、#Metoo一系列事件升级,《使女的故事》不可避免被贴上「女性主义」的标签。

  「如果你指的是一本意识形态的小,里面所有女人都是,或者都是无法作出选择的者,那么它不是。」

  「但如果你说的是这样一部小说,里面的女人都是人——性格各异、举止不同——发生在她们身上的事对于整本书的主题、结构和情节都很重要,那么,是的,在这种意义上,许多书都是女性主义的。」

  所以将《使女的故事》划归为未来小说或者科幻小说并不准确,因为玛格丽特所述的世界并非不可能,而用她的话说「变得更加可能」(even more so)。

  有个精准的词汇——「悬测小说」(Speculate Fiction)被用来定义《使女的故事》这样,预测可能发生的未来图景的文本。

  《使女的故事》第一季,之前有丈夫、女儿、工作和中产生活的June沦为了名叫Offred的使女。

  丈夫被外的医护人员救治,他还找到了逃亡到的Moira(June的挚友)。June怀上了名义上是的,其实是主教司机同时是「眼睛」(基列国特工)的孩子。

  当所有人期待新生命到来之际,June上了主教司机叫来的一辆神秘的车里。不知是通往还是更深的囚笼。

本文由伟德国际于2018-05-04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