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新片《时间的皱折》:一部昂贵的摄影集

作者: 影视资讯  发布:2018-03-25

  迪士尼的新片《时间的皱折》(A Wrinkle in Time)让我感叹高手也有昏招,大牌也出烂片,而且几乎全程都那么别扭。电影就像揉面——也许是“皱折”在电影里最好的同义词——了卖萌元素、懵懂的好感、科幻、历险,以及迪士尼标志性的亲情回归,可是每个都搞砸了,碎成一地,唯一能看的就是美丽的风景下奇异的造型。

  和所有成长电影一样,Meg和Charles姐弟俩的爸爸妈妈都是科学家,但他们孩童时光布满阴影,因为父亲无故,善良的Meg被女同学嘲笑,早慧的Charles被老师形容为小怪胎,直到三位神秘的女性(Whatsit女士、Who女士、 Which女士)出现,带领他们以及Meg的男同学Calvin一起去寻找去和“握手”而的父亲,一起穿越时间的皱褶,一段旅行由此开始。

  迪士尼的内核是制造冲突,但却无害。比许多童话纯粹的对峙高级,或者更善于包装的迪士尼故事往往刻意出感人的细节,设计巧妙的挫折,看似偶然却通向必然的成长经历,当然必须有的亲情。看多了,确实是太平稳,过于安全,所谓的冒险,都是一种目的性的延伸而已。当然,小朋友们乐此不疲。

  可是,这一部《时间的皱折》却跌到了水准之下。台词苍白无力,在Meg他们要独自面对困难时,由奥普拉·温弗莉(Oprah Winfrey,是著名的《奥普拉脱口秀》主持人)扮演的Which女士不停说,“爱无时不在,无论你与否,它无刻不在”(Love is always there, even if you can’t feel it! It’s always there for you),这比爸妈每晚哄你睡觉,清晨叫你起床的呢喃都要让人难受。

  情节拖沓,当Meg见到父亲时候,两个人拥抱、问候、流泪、再拥抱、再对视,将近五分钟,镜头不停正反打,特写这一对父女,背景乐恰如其分的起来,但是那一刻,觉得腻味。《时间的皱折》缺的是一个有特质的人成长或发现的核心。

  《时间的皱折》改编自1962年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的同名小说,却将小说里面的怪异、戾气以及乖张全部替换成迪士尼能掌控的各种元素、桥段和律,绵软无力的温情贯穿始终。更缺原创性的地方是电影里的竟然也叫IT,和斯蒂芬·金的电影《IT》(回魂)完全撞车,而且这个IT也没有物质形态,只是一种能激起你体内失望、嫉妒、刻薄等所有负面情绪的玩意儿。

  电影说到底就是一个儿童摄影片。壮丽而连绵的外景取自,片中无数次的慢动作渲染都是电脑动画CGI的有效合成,不得不承认,好莱坞在这面的成熟的实力。花仙子、能翱翔的巨大花鸟、远景矗立的冰山和巨峰,你就像在一个奇幻世界,问题是脑子却一片空白。更出彩的是三位神秘女士的视觉呈现——色调各异的唇彩,艳奇的眉妆,变幻的发型,浮夸膨胀到极致的长裙,看后留下印象的都是这些。

  女导演阿娃·杜威内(Ava DuVernay)之前也有佳作(比如2015年的《塞尔玛》,讲述马丁·德·金1965年组织的“由塞尔玛向蒙哥马利进军”行动),《时间的皱折》是第一次她有机会“大制作”,而且剧本是成熟的小说。她符合,也迎合所有好莱坞最近的转向:女性、有色人种、正确,却未能在电影最基本的叙事、情感和人物塑造层面做到位。绚烂是绚烂,伟德国际却只是一部摄影集。艾米·亚当斯

本文由伟德国际于2018-03-25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