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霸屏的两档街舞网综中 频繁有杭州舞者出镜

作者: 影视资讯  发布:2018-03-23

  大陆剧宫廷剧昨晚7点半,杭州环城北上的7.PLAB舞室,卡卡换上一件明T恤,做了几个拉伸动作热身,准备开始教授2个小时的街舞课。

  几乎同一时间,在马达旋风舞室硕大的落地镜前,23岁的Alex刚编完了一段新的Urban Dance(城市编舞)。旁边几个带孩子来学舞的家长,也忍不住鼓起掌来。

  在上周末的那一期优酷网综《这!就是街舞》中,杭州小伙钟晨以一段描声舞入围49强。其实,这档节目在杭招募300强选手时,杭州大概有七八位舞者入选,包括卡卡和Alex,都“见到了罗志祥的招牌式微笑”。

  “街舞正在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浙江舞蹈家协会副会长于飞告诉记者,“有些街舞工作室,每周上课都要先排。”

  而随着爱奇艺《热血歌舞团》、优酷《这!就是街舞》这两档街舞综艺开始霸屏,有几家街舞工作室,已经悄然把课程费上调了30%。

  那是2001年至2003年期间。那会儿,要是音乐一响,围观的人一多,没多久就来了,然后作鸟兽散。

  至今,在西湖文化广场等一些地方,杭州的街舞爱好者们还保留着“cypher(围圈跳舞)”的传统。那种感觉,仿佛又回到当年武林银泰门口的“刷街”时光。

  跟煤炉相比,Alex他们算是杭州最新生代的一批街舞舞者,刚开始接触街舞,就基本在舞房里跳了,想学什么新动作,伟德国际想配什么新音乐,上网分分钟就能找到。而煤炉当年,只能靠几经转手的DVD光盘,或者去外地向大神们交流学习,回来再自己狠狠练。

  全国的“Breaking大神”于飞在杭州开了自己的束未流行舞蹈工作室,底下有十五六个老师轮着上课,一周的总课时能达到60节。马达旋风的老师更多,有30个左右,三个舞房,影视资讯几乎每晚6节课排得满满当当。

  这些舞房大都位于市中心地段,像7.PLAB的房租,每天每平方米2.5元,等同于中高级写字楼。

  据不完全统计,杭州街舞机构有近200家,有像ID酷那样雄心勃勃准备上市的,嘻哈帮那样快速扩张分店的,也有那些租个20平方米的小工作室。

  跟去年《中国有嘻哈》带来的Rap热相比,街舞在杭州的根基更扎实,正如于飞所说的“别看杭州人温吞吞的,但学街舞的氛围其实真的很不错”。

  最近,随着两档街舞综艺的上线,杭州街舞圈也正试图迎接可能涌来的综艺红利效应——已有几家街舞机构悄然把课程费上调了20%至30%不等,还有几个品牌,则把分店扩张提上了日程。

  像KK这样的全职街舞老师,杭州差不多有两三百人,他们的收入由日常教课及商演组成,月收入跨度从3000元到20000元左右不等。

  在马达旋风,记者碰到一位姑娘,进门一身黑色职业装,说线分钟不到,再出来已经换上了卫衣、运动裤,扎好了头巾,带着舞房里十几个姑娘,扭成了电动小马达。

  这也是街舞最大的魅力之一,起跳一瞬间,任何压力和约束都不复存在。“这种感觉会上瘾。”KK说。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来上课积极性最高的人,大多是白天从事比较枯燥、沉闷的职业,比如公务员、财务。

  还有个有趣的现象,抛开12岁以下的孩子不算,杭州成年人里跳街舞最多的年龄段是20岁至23岁,男女比例2:8。

  “在很多年轻女孩看来,相比跳操、瑜伽这些,通过街舞来健身运动显得更有个性。”卡卡说。而杭州的男性,除了零星的大学生,上班族几乎没有人会去学街舞,“可能他们更爱去酒吧跳吧。”这是多位街舞老师比较一致的推测。

  另外有一点,街舞的随意性和包容性,决定了它是一个有力的社交工具。不管你高矮胖瘦,不需要标准场地,过一群人在跳街舞,就可以跟着音乐耍起来,从陌生人变为朋友。

本文由伟德国际于2018-03-23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