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1500的龙套演员借钱拍出10年来最好伟德国际

作者: 影视资讯  发布:2018-03-06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中邪》剧照马凯在戛纳电影节出生于1989年的马凯,曾经是浙江横店的一个群众演员。2015年,他第一次自己当导演拍出的电影,竟被网友认为是“近十年来最吓人的国产恐怖片&

  整个剧组也几乎是个“草台班子”。制片人是干电焊的,男一号以前是服务员,男二号是传菜员,女一号以前做过儿童经纪,专门给小孩介绍戏,女二号过去是摆地摊的。

  因为穷,买不起高端的摄影设备。于是,马凯尝试用伪纪录片的形式进行创作。用入门设备拍摄,反而制造出一种粗粝的现实感。

  灵感是来源于他特别喜欢的一部恐怖片《灵动:鬼影实录》。这部片子就是用简单的家庭DV拍摄,成本只有1.1万美金,全球的票房却达到了两亿。

  虽然有不少模仿的痕迹,但是马凯在电影中也融入了很多中国本土的元素,比如算命先生、神婆、纸人等等。

  《中邪》的故事也非常简单:两个大学生来到山东,想要拍一部农村风俗纪录片。两人跟随“高人”王婆夫妇来到一处偏远废弃的度假村,拍摄驱邪过程,恐怖的经历由此展开.

  马凯拿到了那一年的“最佳艺术探索”。当时获的原因正是“影片把大量时下青年人常见的数码设备如电脑、手机、微信、摄像头等引入了电影,成为人物视角的延伸。”

  影片刚刚剪完的时候,他也发给朋友看,大家似乎都不怎么喜欢。后来投了First影展,也没想过入围。结果在First公映的两场,影院坐满了人。

  坐在电影院的马凯第一次有了成功的感觉:“旁边有观众在那叫。我在想怎么会吓得叫呢?挺开心的。”

  接踵而来的惊喜还有很多。马凯先是在影展上遇到了无数的制片人、影视公司的老板,他们纷纷都看中了这部气质特别的恐怖片,想要购买版权、投资。

  2017年,马凯和制片人孙德强在投资方的资助下,一起来到了戛纳,让《中邪》在这里放映了一场。

  原本整个主创团队都要去戛纳,但由于许多演员没有护照,即使护照办下来,也因为没有出境记录,遭到了拒签。所以后来只有马凯和孙德强去了。

  “我觉得怎么会去戛纳呢?听到的时候我觉得太假了。对于我来说戛纳是一个圣堂,我只是横店中的一个小小的特约演员,那里离我真的是巨遥远的一个地方。”

  马凯觉得《中邪》就像是一趟奇幻之旅,也让他明白了什么是“一夜成名”。大陆剧有时候,他特别担心这是一个梦,醒来之后会一无所有。

  在马凯身上,看到的是草根逆袭,也是物的奋斗史。他代表的是若干个在横店,怀揣着影视梦想的年轻人。他们一边挣扎,一边追梦。

  2006年,马凯还在家乡读武术学校。那时候他已经练了四年武术了。因为从小喜欢电影,他想学表演,可是考了两年,一个艺术院校都没要他。

  那时候,他也备受打击,很迷茫。可是他不想复读了,于是伪造了一封录取通知书,骗家里人说考上了,其实是去做了临时演员。

  在待了半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宫廷剧他跟着剧组来到了横店取景。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决定在这里扎根,实现自己的演员梦。

  刚来的时候只能做最普通的群众演员,40块钱一天,一步一步往上做,做到特约演员,就是能说上几句台词的那种,酬劳大约是一天300到600。

  可是并不是每天都能接到活。那时候,他每个月有四五天能拍戏,一个月大约能赚1500到2000。几年下来,他也拍了上百部电视剧了。

  不拍戏的时候,他就把自己关在家里看电影。他自己每天要看三四部电影,其中必须包括两部文艺片。除此以外,还要看两小时的电影剧本。

  渐渐地,他也有了自己尝试拍片的想法。从2012年到2014年,他拍了四部短片,但在看了素材之后,他觉得拍得太糟糕,根本就没剪辑出来。

  到了拍《中邪》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切入点:用伪纪录片的形式去讲一个中国的恐怖故事。

  他渴望得到正规的教育。他很喜欢拍《长江图》的杨超,曾经听过他三天的课,希望有机会能跟着杨超导演学习。

  现在,马凯已经成立了一家自己的影视公司,但他还是选择待在横店。他喜欢这里的生活,觉得很舒服,节奏也不快。

  他正在筹备拍第二部片,依然是一个恐怖片。伟德国际投资人他可以找一些明星来演,但他还是用了《中邪》里的素人演员。

  马凯有了名气之后,还是和他们混在一起。贺岁片几个人在横店租了一个三室一厅,平时就在这里排练、看电影。

本文由伟德国际于2018-03-06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