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卡·查斯坦专访《越狱》男星罗伯特克耐普

作者: 欧美明星  发布:2018-04-11

  罗伯特·克耐普回忆《越狱》T-bag创作经历,诉说入行三十余年心酸史,分享《国土安全》《我是僵尸》《双峰》《约会游戏杀手》《越狱》新剧动态。

  11月5-6日,为期两天的上海漫控潮流博览会(简称“SHCC”)于上海跨国采购会展中心盛大开展。影视嘉宾罗伯特·克耐普连续两日现身现场,并以不同方式与粉丝互动。2005年罗伯特·克耐普因在美剧《越狱》中饰演T-Bag而被观众所熟知,时光网有幸在现场对其进行了专访。在专访中罗伯特·克耐普分享了关于《越狱》T-bag的创作经历回顾了30年从艺生涯,并透露了新版《越狱》将给粉丝带来意外惊喜。

  罗伯特·克耐普:一开始,我不太确定要不要参演。以前我很喜欢保持低调,但在参演《越狱》之后,我的名气就上去了,人们这才知道我是个演员,很会演反派,现在《越狱》要重启,人们又会开始喊T-bag!T-bag!T-bag!我只希望人们能记住,大陆剧我是个演员。我在明年有很多剧要,《越狱》只是其中之一,这些都是截然不同的角色。好的一点在于,我又能和老朋友们重聚了,他们都是一群很棒的朋友,《越狱》主创保罗·舒尔灵也再度回归负责编剧,他是个很厉害的编剧,不仅只是给观众奉上六年前的熟悉味道,同时也开辟了一个全新的方向,对于这部剧我们都很乐观,这会是一部非常新鲜精彩的《越狱》。

  罗伯特·克耐普:戏份很重,编剧保罗·舒尔灵带回来大家熟悉的迈克尔,林肯、莎拉医生,还有T-bag,熟悉的配方都在,不同的是我们都更成熟了。这次他让我们变得更加成熟,这在剧集里会很明显。你会看到熟悉的T-bag,也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Tbag。和其他角色一样,这些年来他们都有了改变,他们经历了各种顿悟的时刻,没有一个角色是和以前一模一样,这也是我喜欢的地方。

  罗伯特·克耐普:有些人可能会觉得T-bag是个纯粹的,我不知道如何表演纯粹的,我也不知道哪个演员能做到这一点。当我们在演某个角色时,我们展现的不是一个角色,而是一个人,现实中很少有非黑即白的人,每个人都处在不同程度的灰色地带,当我拿到一个角色时,我不会对他作评判,看到剧本时我会觉得,天呐,这个人真是恶心到家了,但保罗在这九集的故事中做得很好的一点是,他让时间改变了我们每一个角色,T-bag尤其明显,我不想剧透,但他了一些悲剧,让他有了一次顿悟,他还是那个T-bag,但他现在非常渴望改变。你会在新剧中看到他的故事。

  罗伯特·克耐普: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剧透细节,但你会看到这个角色是有明显变化的。他们第一次和我提到重启《越狱》时,我对“重启”这个词真的很反感。你可以看到,在美国和“重启”二字挂钩的剧集成功概率有多大,这个数字真的不是很好看,很多重启剧集差评。因为观众会说:我怀念原版的的感觉。问题是如果我们按照原版的模式来拍,观众又会说:我不想看这种套的东西,原版都已经看过了,能不能有点新创意?这就很矛盾了,你想满足观众需求,但观众又不想看到你重复以前的东西。这次新剧的优点在于,它有你以前喜欢的东西,同时也有非常新颖的内容。

  Mtime:你之前说过不想被T-bag定型,那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在《越狱》中另外选一个角色,你会选谁?

  罗伯特·克耐普:谁都不会选,我很喜欢我的角色,《越狱》里没有其他适合我的角色,我演得很开心,他们给我设计了非常精彩的戏份。我最喜欢他的地方在于,T-bag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立体的角色,极度,但有时又非常搞笑,我喜欢他搞笑的一面,所以多给我一点搞笑的戏份吧。

  罗伯特·克耐普: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了,因为我经常会被问到这个问题。首先是我为什么出演这些角色,其中一个原因是我真的很擅长演反派,其次这是我和作斗争的方式,这是我霸凌、 、的方式。打从我九岁开始,我就一直想当演员。我是从舞台剧起步的,我喜欢演舞台剧,二十岁出头时我就搬去了纽约,我的第一个经纪人问我:你想做什么?我说我想演舞台剧。他对此很不爽,宫廷剧因为我没有说我想赚钱。但我不在乎赚钱,我只想演舞台剧。他问我你还想做什么,伟德国际我说我想拍电影。他用拳头一捶桌子说:你不知道最赚钱的工作是拍电视吧!我说:电视?我才不想拍电视。我又不是,我才不要卖身给电视。结果我拍电视拍出名了。刚开始拍电视时,我不符合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电视上的那种靓仔形象,我没法靠脸吃饭,所以我陷入了两难境地:我喜欢表演,但我不能演,不能演脸帅的角色,可我想继续演戏,那我该怎么做呢? 因为对我来说演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那我该怎么办呢?我可以负责搞笑,可以演高智商角色,也可以演反派,因为我很聪明,所以我知道怎么演好反派。后来通过演反派,我发现我能做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大部分故事都是对战的故事,我讨厌以强欺弱的人,我讨厌惹是生非的人,所以我想通过演这种,我可以传达我对这种人的厌恶。

  罗伯特·克耐普:首先感谢你提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以前都没人提过,有时确实不容易,好在我一直都知道我的理由是什么。我不是为了出名,不是为了赚钱,我只想演戏。因为我是演舞台剧出身,所以我知道我随时可以重回舞台,我也确实这么做了,这些年来,在从二十岁到三十岁,我频繁重返舞台。有时你应该单纯一点,相信明天会更好。

  罗伯特·克耐普:我一直很喜欢舞台剧,每次幕布拉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就会告诉自己:要开始了,要登场了!

  罗伯特·克耐普:不是紧张,是激动,我为幕后的演员感到激动,我从九岁开始演舞台剧,没有什么比得上那种感觉。

  罗伯特·克耐普:太多了,如果我不需要赚钱。我喜欢自然,我太自然了,我妻子和我展会后会去西安,我们准备去爬华山,剩下几天再去。不管我们去哪个国家,哪座城市,我们都会去亲近自然,只要是和自然相关的东西,我都很喜欢。

  罗伯特·克耐普:我不知道有没有最喜欢的角色,我经常说我最喜欢的角色是下一个。我见过一次罗伯特·杜瓦尔,他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演员,还有唐纳德·萨瑟兰,我和他合作过《饥饿游戏》,还有迈克尔·凯恩也一样,他们从来不停止演戏,我一直很期待自己的下一个角色,也许有一天有人会说,这个家伙演技太烂了,他别想再演戏了。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这种事。

  罗伯特·克耐普:天呐,谢谢你,你是今天第一个问起他的人,和大卫·林奇合作的经历是在太赞了,我很荣幸能参演他的剧。他就像个疯孩子,太厉害了,我很喜欢他。《双峰》整个项目都非常保密,他不允许我们透露任何细节。我只能说,当你和他在一起,你会觉得自己就是他的家人,所有人都是他的家人,我没法形容,当你看到林奇的那个表情,看到他孩童般的笑容时,感觉真的很棒。

  罗伯特·克耐普:我是在长大的,那是美国部的一个很漂亮的州。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好几次我突然想起:哦天哪,我是来自的孩子,我爸在那里生活,我是在农场长大,谁能料到有一天我会来到中国。同样,谁能料到有一天我会和汤姆·克鲁斯合作《侠探杰克2》?那一刻我心想:这是我应得的吗?我应该在这里吗?我觉得我值得,我能给这部电影贡献很多,杰西卡·查斯坦感觉很棒,我和我的妻子去了,那是个很漂亮的城市。

  罗伯特·克耐普:2017年我有好多不同的角色,你会在第六季的《国土安全》里看到我,但我不会告诉你我演的是还是,你可以自己去看。我会出现在大卫·林奇的重启版《双峰》里,这会是一部非常惊艳的重启剧集。我会继续出演《我是僵尸》的老角色,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丧尸剧,是对丧尸题材故事的,大卫·安德斯和我扮演父子,和他合作非常开心。这部剧是由罗布·托马斯创作,真的是一部很好玩的剧集。我还会去南非拍摄一部电影《约会游戏杀手》(Dating Game Killer),这个原型角色曾经出现在七十年代的《约会游戏》节目当中。有一个上过这档节目的人其实是一个连环杀手,我饰演追捕他的人,是个。另外《越狱》新剧会在明年三月。今年真的很充实,所有这些角色都非常不一样。

  罗伯特·克耐普:好多人喜欢和我开这个玩笑,我真的很抱歉。最早是我在拍摄时,遇见两个,他们说嘿你要抓我的口袋吗?我说不要。然后他们说:我们能抓你的口袋吗?我说不要。然后我告诉自己:我不会去抓任何人的口袋,也不会让任何人来抓我的口袋。因为他们是,所以我印象很深。后来我对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粉丝和我合影的时候想做这个动作,我就让他们抓我的口袋,但我不会抓他们的口袋。然后的某个女粉丝做得太过分了,因为她把照片发到推特上说:他逼我抓他的口袋。但我没有逼她,是她们自己主动要抓的。所以我说这事到此结束,再也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所以哪怕你做梦都想抓我口袋,我都不会答应的。

  罗伯特·克耐普:我很喜欢拍摄这两部剧,他应该是第一个在《闪电侠》中亮相的《绿箭侠》角色。这是一个可以充分发挥你想象力的角色,如果你是位漫画家,你在画这些东西,你会想怎么样才能把时钟变成他的眼睛,因为这没法做到。参演《闪电侠》时,我突然想到,这个角色带着眼镜,要不用手表玻璃给他做眼镜?然后他们采纳了我的创意,他们觉得这个创意非常好。虽然戴上那个眼镜很影响视线,但他们完全照我的想法去做,想办法把漫画角色写实化真的很有趣。

  罗伯特·克耐普:我还是会选择这个,人们总是说哦你应该去演,这已经不可能了,我也说不清。我觉得把一个即将成为美国总统的人变成一个超级反派会很有意思,听起来挺恐怖的。我不会说他的名字,但你懂的。

  今天我到这里来呢是要给你颁个、、、啊!什么啊、、、终生成就!!!、、、喔,确实是实...至...名...归啊~~~

本文由伟德国际于2018-04-1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