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轮海的他们如今都过得好不好?

作者: 国内明星  发布:2018-03-30

  宫廷剧前几天杨丞琳也在自己的演唱会上重邀了4 in love一齐现身,在演唱会的安可环节,熟悉的前奏响起,四人手拉手唱起那首耳熟能详的《一千零一个愿望》。

  这一系列包含着青春回忆的偶像组合重组,也让网络上一时间掀起了一阵怀旧风,一些已经为人父母的网友也纷纷讨论起自己曾经追过的偶像组合。

  虽然这些组合现在已各自忙于事业很少重聚,但他们依然还像是一个不定时的闹钟——只要你提起他们,那个属于学生时代的青春闹铃便会立马响起。

  对于多数80末以及90初的年轻人而言,飞轮海便算得上是青春记忆里无法忘怀的全民偶像组合之一。

  在成军的六年里,飞轮海一直是颁礼上的常客,无论过去多少年,这个名字依然还是拥有着回忆的魔力。

  这位80后偶像刚刚在1月公布了自己的恋情,与大东牵手的是日本模特藤井莉娜,藤井莉娜一直是大东的偶像,他还曾在微博通过一则愚人节玩笑公开示爱过。

  所以也难怪大家会在新闻一爆出,立马爆发感慨说汪东城就是《恶作剧之吻》里的阿金本金。可以说这部汪东城的代表作品,为他立上了一手精彩的反转flag。

  实际上在加入飞轮海之前,大东就曾有过一次跟随偶像团体出道的机会,当时和他一起被企划的两个人你们也一定熟悉——一个是周杰伦,另一个则是陈小春。

  不过因为一些变故使得唱片公司解散,这个现在看来颇有些打破“次元壁”味道的组合在当时也成了一个令人遗憾的“天团企划”。

  在这件事之后汪东城签约了另一家唱片公司,但这次依然少了点运气,公司没有给他出唱片的机会,无奈之下,汪东城便只好跑去军队服役了两年。

  通常对于未满20岁的大男孩而言,在经历过这样的境遇之后,往往都会重新规划起自己的人生。不过对于时刻保持着乐观,对自己的未来已然笃定的汪东城而言,这一点似乎成了多虑。

  退役之后,大东继续在娱乐圈接连找着零工来做,一来让自己依然留在这个圈子,二来也在锻炼技艺之时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

  2005年,一部《恶作剧之吻》横空出世让他一时间成为了偶像剧宠儿;而同年飞轮海出道,这个曾经红遍亚洲的组合也让作为歌手的汪东城有了施展空间。

  《恶作剧之吻》是汪东城的出道作,他在里头扮演的金元丰痴情追求女主角袁湘琴。作为偶像剧中一片向女主的男二代表,虽然最终没能得到女主的芳心,但在收集观众缘这件事上却是绝对有了成效。

  《恶作剧之吻》后,汪东城也成为了偶像剧的常客,期间更是塑造了不少经典的形象。而这些现阶段或许会被称为“”的偶像剧,在当时却是少女心的最佳助攻。

  回看大东出演过的偶像剧,你便会发现从接演第一部电视剧开始,他就已经拥有了自己演艺生涯里那份招人喜爱的“亲和力”。

  如今,虽然大东不再过多出现在偶像剧之中,但无论是看他社交平台上的日常还是参加综艺时的表现,都依然是一派亲切的样子。

  而除了他区别于其他艺人的亲和力外,如今会向大方宣布恋情的他也在岁月流逝间烙印下了“担当”的特质。

  辰亦儒的身上有一派“睿智绅士”的气质,在大学时期他就前往西门菲莎大学就读经济,之后又攻读维多利亚大学经济系硕士,并担任助教。

  18岁便出国留学,对于这个得到经济硕士的高材生而言,在当时的情况下,作为艺人出道的几率几乎是微乎其微。

  2000年借着暑假回家的机会,辰亦儒偷偷跑去参加节目面试,最后被选上参加综艺节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录影。

  虽然之后因为与他回的时间相冲突而放弃掉了这个机会,但对于辰亦儒而言,这已是一个让他心向娱乐圈的良好开端。

  2004年,可米制作人与的合办了一个选拔比赛,而当时还在学习的辰亦儒正巧得知并参加了比赛。

  在经过为期数月的培训与选拔之后辰亦儒获得冠军,赛后他与可米制作签约,正式了自己的演艺之旅。

  出国留学的经历让辰亦儒培养了的性格,同时经历了以及东方教育的他,不仅开朗,骨子里也依然保有中华古典的礼仪之态。这一点同样也是他作为艺人的独特魅力。

  出演《我去上学啦》的时候,辰亦儒回归到中学课堂,课堂的第一天他便以一口流利的英文展现了自己在外留学多年的英语底子,不仅能力满分,言语之间也时刻保持着谦虚的姿态。

  在出演《爸爸回来了》的时候,这位“公子哥”为了照顾好吴尊的女儿neinei,伟德国际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术。

  在飞轮海解散之后,这几年关于辰亦儒的新闻少了不少,但要是关注他的微博却能发现他早已在自己的一方世界里活成了充实幸福的样子。

  他依然是一副让人愿意去亲近的样子,所以在娱乐圈有着很多的好友,和飞轮海的另几位也时常相聚。

  除了这两位青春回忆的飞轮海外,前天在劲霸男装的大秀上,磅礴还见到了在去年年末赚足眼球的翟天临。

  在《演员的诞生》节目里,节目组设置了一个挑战导师的环节,而翟天临则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挑战成功导师的演员。

  13岁时,翟天临被杜琪峰导演相中出演《少年往事》,他在里面饰演男主角尧永诺,还是小男孩的翟天临有着刚刚好的青涩与腼腆,缓缓的节奏配合着他稍显稚嫩的表演好似拉长了整个年少时代。

  所以在《演员的诞生》的初登场时,当这个曾经稚嫩的少年在经历了近二十年的沉淀后,将一位情绪复杂的锦衣卫刻画地栩栩如生之时,也不禁让生感慨。

  一面对待外人是强势,一面面对干爹魏忠贤时骨子里透露出。翟天临将微小的细节都演绎得成熟且到位。

  在《团圆》里,翟天临再次挑战演技,饰演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在海峡两岸重逢这样大时代背景的渲染下,你仍然能看到翟天临在演绎上细致的处理。

  在表演末尾,在他转身摆手示意送走老伴的那一瞬,嘴巴骤地一瘪,留下两行眼泪,虽是不舍却要放手,这一幕直接将#翟天临转身#送上了当晚的微博热搜。

  翟天临曾在节目说自己以前时常遇到被流量小生顶替角色的事情,他说这话的时候满是轻松,却更能让人感受到话语之后的遗憾与愤懑。

  近两年上映的《心术》、《白鹿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在这几部既有话题又有口碑的作品中翟天临都担任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他的演技一如既往地让人放心,更被称作有着“整容一般”的表演实力,这是夸赞翟天临演绎每一个角色都能表现出完全不同的样子,而这样的反差有时甚至在同一部戏里也会展现。

  《白鹿原》里他饰演的白孝文从小被,受尽,从静默到最终起身,翟天临都把这个性格跨度极大的陕西汉子刻画得入木三分。

  而在去年热播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里,他饰演的杨修从起初的翩翩公子到后期变得功利,无论是温润如玉还是恃才傲物,都有令人折服的演技以及魅力。

  你始终能在翟天临的身上感受得到他对表演抱有的那颗,而这份也正是他被称作“戏”的原因。

  拍摄《白鹿原》时,为了更贴合人物形象,翟天临从140斤增肥到170多斤;后期为了配合白孝文吸食鸦片的情节,又极速瘦身到142斤。

  在《大当家》里他饰演的一个自闭症患者,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将身体和心理都完全保持在一个癫狂的非正常状态下,之后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也评价《大当家》是自己演得最累的一部戏。

  翟天临是不折不扣的学院派,他是电影学院的博士研究生,而纵观整个娱乐圈,能拿到这样学历的演员都是屈指可数。

  作为演员,保持突破是其维持生命力的重要因素。学习与热爱锻炼出真技艺,翟天临凭借《演员的诞生》一夜成名,但他的好演技却不属于一朝一夕。

  不论是飞轮海难得聚首也好,又或者翟天临大器晚成也罢,他们都在各自的演艺生涯里有过经历低谷却不放弃的过程——在这个鲜肉云集的娱乐圈里,他们同时也都在的之下成为了能够且值得被仔细品味的艺人代表。

  和他们同属“80后”的劲霸男装,在品牌成立的38年间始终对“茄克品类”保持前瞻性,而这也和前面提到的三位艺人一样,都是在自己领域里并不断寻求突破的表现。

  “时尚品牌革新”在近几年里时常占领热点,从曾经深入的“沉稳本土男装”形象到如今适应80后商业人士时尚年轻着装需求的全新呈现,劲霸男装的变革已然走在了前沿。

  品牌近几年紧贴时尚趋势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性尝试,而在前几天劲霸男装茄克·时空之旅”品类专场秀上,便让磅礴直观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劲霸也做了很多材质尝试,无论是反光面料和降落伞尼龙材质的运用,还是在经典色织格纹布中别致地融入金属纱线,让观者仿若置身,沉浸漂浮的奇幻魅力。

  在设计工艺语言上,几何线条分割,超A字型廓形、双层叠加、层次穿插等款式设计都呈现未来感及张力。

  基于经典的剪裁式大衣,平添更为宽松的直身效果,在保留驳头闭合性的同时采用穿插设计,双排的暗扣设计搭配简单利落的口袋设计,简约优雅间流露时尚品味。

  表达着极简主义与建筑线条的look,则把男士的硬朗风范尽显无疑,展现智慧同时也是高级感的体现。

  劲霸这次还与俄罗斯艺术家Tatiana Plakhova跨界合作,Tatiana Plakhova是一位俄罗斯青年艺术家,她擅长用分形几何艺术来诠释事物,用数学展示它们蕴含的动感美。

  而此次她与劲霸合作创造的这一独特印花,以未来感的设计语言糅合几何创意表达,也成为了秀场上的一大亮点。

  无论是在娱乐圈还是时尚圈,由于更迭速度太快,那些曾经拥有万千拥趸的明星以及品牌很容易在新人辈出且竞争激烈之间失去原有的关注与话题。

  不过对于经历浮华,已然成熟的他们而言,明星们在少了的偶像包袱的同时无形间增添了自在洒脱的魅力。

  翟天临、汪东城、辰亦儒这三位明星到现在也已不再需要海量话题的拥簇,他们在用各自的风格与品格,获得了各自粉丝的支持。

本文由伟德国际于2018-03-30日发布